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曙光的博客

天则经济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席 助手段绍译手机:137 0738 8888

 
 
 

日志

 
 
关于我

张曙光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席,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博士生导师,中山大学、浙江大学兼职教授,北京大学法律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社会科学评论》主编。 助手段绍译手机:137 0738 8888 Email:duanshaoy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警惕阻碍改革的两大理论误区   

2009-05-21 08:31:03|  分类: 经济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警惕阻碍改革的两大理论误区

――“国家经济安全”、“集中力量办大事”之析

张曙光

 

摘要:面对目前的危机形势,既不能单纯用宏观政策调节经济,也不能单纯为保增长而保增长,而应抓住危中之机,以改革应对危机,以调整促进增长,实现体制转型、机制改革的重大突破。为争取这样的前景,有必要梳理“国家经济安全”和“集中力量办大事”两大理论,从中提升认识:好的目标需要有效的手段。

 

 

从目前国内的情况来看,我们仍然是重增长,轻调整;重行政控制和政策调节,轻体制转型和机制改革。最近以来,出台了一些改革措施,如新医疗体制改革,城乡统筹综合改革试验等,有的有所进步,如医疗改革坚持了有管理的市场化;有的问题不少,如城乡统筹很多是变相征地。所有这些都有一个共同问题,目标很好,措施很差:有的政策措施无法实施;有的政策措施与目标矛盾。其原因就在于,保增长易,调结构难,改机制更难。保增长以扩大投资为主要手段,以把饼做大为目标,大家都可以取利;而调结构和改体制,则要改变相对利益关系,削减一部分人的既得利益,避之唯恐不及。

形势好时不需要调整和改革,形势不好时又不能调整和改革。改革只有在日子混不下去的时候才会动真格的,而目前的情况是,经济虽然遇到了困难,但相对而言,仍然是世界上最好的,财政收入虽然有所减少,但政府依然是财大气粗,日子不但能过,而且还过得很好。不仅如此,还有两个似是而非的理论,一直左右着我们的战略选择和政策安排,阻碍着调整和改革的推进。在目前的危机形势下,这两个口号也就更加诱人。因而有讨论的必要。

                       

一、  深究“国家经济安全”

一是所谓国家经济安全。不错,国家经济安全是个重大问题,值得高度重视。但是,一提这个问题,似乎就成了禁区,谁也不敢去碰。究竟什么是国家经济安全,如何维护国家的经济安全,则需要深究。

比如,在我们的实践中,很多人坚持,只有做大做强国有企业,实行和加强国家垄断,才能保障国家安全。为此,政府对一些国有企业则百般呵护,大力扶植,资源无偿或者低偿拨给和授予国有企业,通过租金向企业进行利益输送,把资源要素租金变成垄断者的超额利润,有的还要对其所谓的“亏损”给予补贴。一些重要的高盈利的关键领域,或者不允许民营企业涉足,或者即使进入,也让你死不了,活不旺,只能惨淡经营,勉强度日。一些垄断部门利用其垄断地位,已经富甲天下,称雄四方,而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假冒伪劣也不少,然而,我们还要给其注资,让其做大再做大――议中给三大媒体的450亿投资就是如此。

再如,粮食安全确实关系到13亿人的吃饭和生存状况,而且粮食安全有传统的粮食安全问题,即会不会出现粮荒,也有像毒奶事件这类现代的食品安全问题。在三鹿奶粉事件中,我们的国有媒体曾经为其大做广告,我们的质检部门曾经为其掩盖开脱,事后也没有严肃问责,其中的利益交易非常明显。这里单就传统粮食安全做一点讨论。为了保障粮食安全,政府决定加强耕地保护。但在这个问题上,关键不在于要不要耕地保护,而在于保护多少,如何保护?现行耕地保护政策违背了激励约束相容和利益一致原则,与其说是保护耕地,不如说是鼓励侵占耕地。须知,在现行政策下,中央和地方的利益是冲突的,地方与农民的利益也是冲突的,而与开发商的利益是一致的。这样一来,首先,最应当保护和最能够保护耕地的农民不保护耕地,因为,种粮食的平均收益太低,现行政策实际上是让农民承担了耕地保护的全部成本。其次,地方政府不保护,因为地方政府既要扩大城市用地面积,又要从征地和变相征地中为城市建设融资。再次,开发商更不保护,其中的道理不言自明。最后,只有远离农村、信息最少、最没有办法的中央政府要保护耕地。所以,现行耕地保护政策的实际结果是,让农村和农民处于贫困状态,更谈不上致富,耕地保护政策也无法贯彻落实,土地违法事件层出不穷。

 

二、  细问“集中力量办大事”

二是所谓集中力量办大事。这曾经被一些人抬到吓人的高度,说成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这使得人们对此陷入一种不思的状态。其实,它是集权体制的共同特征,是这种体制下政府强制动员能力的一种表现。这里的关键还在于如何集中力量,如何办大事?

比如,政府要举办一项公共工程,包括修建一条高速公路、一个机场,或者城市中的大学城、大广场或者政府办公大楼之类,有关负责人大笔一挥,在地图上一圈,于是,按照政府制定的管理办法,征地拆迁就可以大规模地进行,农民和业主只有签字同意的义务,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利,以至发生强行拆迁中种种恶性事件。农民和业主只能通过层层上访,请大老爷开恩,这就要看你的运气如何,能否碰上铁面无私的“包公”;如果主动组织集体维权,一些地方就会以危害社会秩序、破坏安定团结为由,动用公检法。这样做的结果是,力量集中了,大事也办了,但代价却是基本制度规则的践踏和破坏,民心的疏离,政府威信的丧失。

再如,我们为了集中力量创建世界一流的名校,不仅展开了大规模地合校并校,而且搞了211工程、985工程,一期不行二期,二期不行三期,钱花了不少,教育质量没有提高多少,有的反而下降了。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将大学完全纳入了行政系列,违背了大学教育的客观规律和内在要求,使得大学失去了起码的独立性,整个大学教育走上了行政化、商业化、技术化的道路。由此可见,集中力量办大事有时只是长官意志、主观臆断的别名。这样的事情越大,潜在的损失也越大。

 

从以上的讨论可以看出,好的目标需要有效的手段来实现,否则,就会事与愿违。由于制度安排和政策措施上的扭曲,维护国家经济安全和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一个重要结果是,国进民退,改革反复,这值得反省与警惕。(编辑:陆思同)

 

 

 



作者:张曙光,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席。主要著作:《经济自由与思想自由》,《中国转型中的制度结构与变迁》等。

  评论这张
 
阅读(83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