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曙光的博客

天则经济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席 助手段绍译手机:137 0738 8888

 
 
 

日志

 
 
关于我

张曙光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席,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博士生导师,中山大学、浙江大学兼职教授,北京大学法律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社会科学评论》主编。 助手段绍译手机:137 0738 8888 Email:duanshaoy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要以历史的眼光来看待问题  

2009-04-20 09:07:27|  分类: 财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以历史的眼光来看待问题

 张曙光 




今天这个会开得非常好。第一,今天是经济学家和法学家共同讨论国企改革和国企利润分配问题,虽然角度不大一样,但是,共同讨论这个问题对于我们开拓思想,深入思考有很大的好处。今天讨论的问题,既有理论问题,最高谈到宪政理论问题,也有实际问题,谈到了国企利润的分享比例,上交办法,有人还提出了有关国企利润上交的法律议案和政策议案。今天的会议还有一个成功的地方,就是大家都畅所欲言,充分讨论,而且争论得非常激烈,不管同意不同意,大家都是为了把问题搞清楚。

 

第二,今天讨论的问题不是一个简单的国企利润上交的问题,而是两个密切相关的问题,即国有企业改革问题和国企利润分配问题,这是两个很重要的问题,既有密切关系,又相当复杂。要使讨论能够展开和深入下去,最好是集中讨论一个问题,或者讨论第一个问题,或者讨论第二个问题,讨论第二个问题不能就事论事,必须从理论上进行探讨,这就会涉及到第一个问题。今天大家讨论很热烈,两个问题都有前进,但是两个问题放在一起讨论,问题太多、太复杂,有些无法深入,有些又有些交错混淆。

 

第三,我同意大家刚才提出的观点,要用历史的眼光来看待问题,尤其是中国的国有企业与国外的国有企业不同。我们的国有企业是从计划经济里面来的,不仅全面复盖和高度垄断,而且统收统支,搅在一个锅里。这是我们的出发点,也是我们的制度资源,没有历史观点不行。

 

不仅如此,经过了三十年的改革,已经改革的东西和现在形成的东西也是我们的历史,也是我们的资源。现在大家都在对三十年的改革进行回顾和反思,这段历史是很重要的,千万不能割断历史。所以,回顾和反思改革,即使提出某些批评,绝对不是否定成绩,而是我们要继续前进。

 

就以国企利润上交而论,过去搞利改税和分税制,暂时缓交利润,一暂时就是13年,实际上把利润取消了。而今天我们又回过头来,提出国企上交利润的问题,指出国有企业不仅要向国家交税,而且还要向所有者交利,是不是意味着过去的做法错了,现在的做法就对了?

 

  我看不能简单地这么看。过去利税合一,暂缓交利,有那时的特殊原因,比如,国企业大面积亏损,无利可交。现在又把利税分开,有现在的情况和需要,比如,国企利润高速增长和内部人控制。丙种做法的目的和中心都是为了理顺和解决国家与国有企业的经济利益关系。我们在回顾这个过程的时候,千万别把过去的东西一概否定,过去的东西有对的地方,可能在做的过程中有走样的地方,这都是可以讨论的。如果没有过去利改税和分税制,也许不会提出今天的利润上交问题。所以,这个历史咱们绝对不要丢掉,刚才春霖说存在有合理性,我觉得应该把两个方面的历史都考虑进去。

 

  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是,到了今天国有企业的改革不能再笼统的讨论,需要深入地做些分类研究。“抓大放小”确实放掉了很多中、小国有企业,特别是竞争性行业的国有企业,使其民营化了。这里的问题已经超出了国有企业改革的范围。现在大家讨论的主要是国有大企业,特别是垄断性国有企业。这类企业到底完全是按公司制实行股份化改造,还是国有独资,建立和实行公法人制度,这个问题也不要简单否定,确实有不同的情况,可能有不同的选择和安排。过去放权让利是为了搞活企业,实行公司化以明晰产权是对的,问题在于公司化不仅是明晰产权,还有与此有关的其他问题,比如公司治理问题。如果遇到了真正需要独资的国有企业,恐怕还要考虑其他的制度安排,不要把话说死了。

 

  关于国有企业现在的利润这么多,利润率这么高,有人对此有所质疑,认为账面上说有1万多亿,到上交的时候又可能说没有了,没有这么多。我觉得,现在的情况确实如此,你还得相信这个数字,不然的话,我们就没有讨论的余地了。这么多的利润是怎么来的,的确需要搞清楚。我认为,现有的利润来源与历史和现实状况都有很大关系,一个来源是历史来源,因为这些国有企业占有的资源都是计划经济条件下政府无偿授予的,后来象征性的收点资源税和使用费,也是很少的,一吨石油不过30多元,而油价涨到了7000多元一吨。这是历史渊源。再加上它占有的垄断地位,垄断不仅可以通过垄断高价取利,还可以利用资源要素低价得利,所以垄断地位也是很重要的来源。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近几年经济周期的运行状况,不光是中国经济处于周期上升阶段,高速度的经济增长使利润上升,还有世界经济周期的状况,上游产业产品的价格大幅上涨,例如油价从20美元一桶上涨到超过100美元,所以,国企业利润大增,有一万多亿元的利润是个事实。这确实是个大事情。从这个角度来讲,我倒觉得,国资委和财政部关于国有企业利润上交和收益分享的做法太简单了。其实,现在要解决的问题是,前面搞了利改税和分税制,把利润和税收分开了,解决了国有企业必须向国家交税的问题,这比计划经济条件下把利税混在一起和利润全部上交前进了一步。现在提出了收益分享和利润上交的问题,是要解决利润的问题,但是,通过利润上交的办法来解决现在的问题不仅把问题过于简单化了,而且把问题搞混淆了。要知道,现在国有企业的利润包括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是资源要素租金,一个部分是企业经营利润。这是两个不同性质的经济问题,解决的办法也不一样。现在首先要解决的不是利润的上交问题,而是租金的收取问题,而解决租金问题的办法需要采取税收手段,现有企图通过利润分配和上交来解决,这又把问题混淆和转移了。虽然10%和5%的比例也许考虑了企业情况的差别,但将其租金收取放在利润分配的名下,又把作为资源所有者的国家和作为企业财产所有者的国家搞混了,又把利润和税收混在了一起。把租金和利润分开,桥归桥,路归路,才能把这个问题解决好,才能真正理顺和规范国家与国有企业的关系,才能消解现有的一系列扭曲。

 

  再强调一下,前一段的改革把利润和税收这两个问题分开了,解决了一个方面的问题,现在的做法又把它们混在了一起。应当明确,现在要解决的不是利润及其分配的问题,而是租金及其收取的问题。只有分清楚,才能解决好。否则,就会造成新的混乱和扭曲。

 

  总之,今天大家就这些问题展开了充分的讨论,有很多很好的意见值得有关方面考虑。这些问题都是非常复杂的问题,有不同的意见很正常,各种意见都值得思考,可以保留自己的意见,也需要听取别人的意见,这一点也很重要。在讨论的过程中听取别人的意见,修改自己的意见,就可以逐渐达成共识。

 

今天参会讨论的都是在这方面深有研究的人,大家共同的愿望是通过这个会议的讨论,能够进一步推进当前的改革。这对中国未来的改革和发展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代表天则所和百度财经两家主办单位,对今天到会的各位表示衷心的感谢。

 

谢谢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459)| 评论(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